首頁 中國債市 資訊 正文

新一輪債轉股:市場化法治化是“牛鼻子”

2019-06-13 09:33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債轉股 企業債務風險

摘要:“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是推動企業去杠桿的重要途徑之一,也是防范化解企業債務風險,促進企業發展的有力手段,在減少企業負債,降低財務成本的同時,有利于增強企業資本實力,推動完善企業治理結構,實現防風險與穩增長、促改革的有機結合。”

中國經濟導報記者|成靜

“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是推動企業去杠桿的重要途徑之一,也是防范化解企業債務風險,促進企業發展的有力手段,在減少企業負債,降低財務成本的同時,有利于增強企業資本實力,推動完善企業治理結構,實現防風險與穩增長、促改革的有機結合。”日前,在國務院新聞辦公室舉行的國務院政策例行吹風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副主任連維良對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的積極作用給予了這樣的評價。

2016年,國務院發布了《關于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的意見》(國發〔2016〕54號)及《關于市場化銀行債權轉股權的指導意見》,拉開了本輪債轉股的序幕。2018年11月19日,國家發展改革委聯合中國人民銀行、財政部、銀保監會、證監會印發了《關于鼓勵相關機構參與市場化債轉股的通知》,旨在有效動員各類社會資本參與市場化債轉股,推動市場化債轉股擴量提質。今年5月22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進一步確定了深入推進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的措施,支持企業紓困化險、增強發展后勁。

今年以來,為了有效落實“54號文”的精神,加強市場化債轉股供需雙方對接,進一步推動市場化債轉股擴量提質,由國家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工作部際聯席會議辦公室主辦了全國市場化債轉股政策宣講和項目對接會。在宣講會上,國家發展改革委財金司副司長孫學工多次強調,應當積極穩妥降低企業杠桿率特別是國有企業杠桿率,并使市場化債轉股成為去杠桿的一件利器。

簽約金額達2.3萬億元,本輪債轉股成效明顯

據連維良介紹,在各方共同努力下,截至今年4月末,債轉股簽約金額已經達到2.3萬億元,投放落地9095億元。已有106家企業、367個項目實施債轉股。實施債轉股的行業和區域覆蓋面不斷擴大,涉及鋼鐵、有色、煤炭、電力、交通運輸等26個行業。

隨著各項工作的逐步深入,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工作在穩增長、促改革、防風險方面取得了積極成效:一是企業杠桿率持續下降。宏觀層面上,按照人民銀行數據,截至2018年末,我國總體杠桿率為249.4%,比2017年末降低1.5個百分點。根據國際清算銀行最新數據,去年三季度末我國企業部門杠桿率為152.9%,同比降低5.7個百分點。微觀層面上,2018年末,國有企業平均資產負債率64.7%,較2017年末下降1個百分點。二是增強了優質企業資本實力和綜合競爭力。目前針對優質企業的債轉股占到落地規模的一半以上,充實了轉股企業的資本,提高了信用等級,釋放了投資潛力,有力促進了穩增長。三是推動了出險企業債務的穩妥有序處置。通過以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為核心的綜合措施,穩妥處置了一批企業特別是大型企業的債務風險,推動有效化解債務“灰犀牛”風險。四是深化了國有企業改組改制。債轉股與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緊密結合,通過引進民營資本、實施機構向轉股企業派駐董事、監事、高管等方式,優化了企業治理結構。五是有力支持了民營經濟發展。針對部分民營企業融資難、債務高企等問題,通過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使一些民營企業實現脫困發展。六是促進了直接融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豐富了直接融資的形式,拓寬了社會資金轉化為股本投資的渠道,推動股債融資結構更加合理化。

2018年7月,中國人民銀行定向降準,釋放了約5000億元用于支持市場化債轉股。對于此次定向降準的成效,中國人民銀行金融穩定局負責人黃曉龍認為非常明顯。定向降準后的債轉股規模有了大幅提升。截至目前,市場化債轉股總體投資規模是9095億元,其中定向降準以后新增5080億元。而且,帶動作用也比較明顯,17家商業銀行,包括大型銀行和股份制銀行,定向降準之后債轉股新增投資規模大幅增加。

債轉股項目中民營企業比重還將增加

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作為降杠桿減負債的一項重要措施和有效途徑,在優化企業資本結構、降低企業債務風險、減輕企業債務負擔方面發揮了重要的作用。國資委財務監管局負責人王海琳說,央企的市場化債轉股工作也取得了積極進展。目前,中國寶武、國家電投、中船重工等19家中央企業已經和銀行等機構簽訂了市場化債轉股協議,簽約規模超過5000億元。一大批項目已經取得了實質性進展,落地金額超過3000億元,為企業降低債務負擔、推動企業持續健康發展作出了積極的貢獻。

但是,民營企業優化結構、減輕債務負擔的需要也非常迫切。對此,孫學工表示,堅持結構性去杠桿,在推動高質量發展中防范化解風險,要以國有企業為重點,加強國有企業資產負債約束,并不排除民營企業中的高杠桿企業也要降杠桿。去杠桿要注意好壞分流,對優質企業在政策工具上更加重視發展型手段,突出市場化債轉股的積極和綜合作用。

事實上,對于債轉股企業選擇的問題,本輪債轉股有更為公平性、市場性的考慮。連維良特別強調,本輪債轉股在名稱當中突出了是“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也就是說轉股企業的選擇由市場來決定。只要遵循市場化法治化原則,自主協商,有利于降低企業債務風險,提高資源配置效率,各類企業都可以依法依規依政策來開展債轉股。

從政策引導層面,相關部門明確了“四個禁止”、“三個鼓勵”。“四個禁止”就是:禁止僵尸企業債轉股,禁止惡意逃廢債的企業債轉股,禁止債權債務關系不清晰的企業債轉股,禁止有可能助長過剩產能擴張的企業債轉股。“三個鼓勵”是:鼓勵高負債的優質企業債轉股,鼓勵遇到暫時困難的潛力企業債轉股,鼓勵企業資源有優化利用價值的困境企業債轉股。“四個禁止”明確了什么不能做,“三個鼓勵”則明確了什么可以做。

具體到“三個鼓勵”,連維良作了特別說明:一是鼓勵高負債的優質企業債轉股。這類企業目前的生產經營是正常的,但是由于高負債降低了企業抗風險的能力,也制約了企業的進一步發展。通過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可以增強企業的資本實力和抗風險能力,從而增強企業的綜合競爭力。這類企業債轉股對貸款方和投資者也都有積極意義。因為是優質企業,所以往往企業在成長過程中帶來的股權收益多數會高于債權收益。二是鼓勵對遇到暫時困難的潛力企業債轉股。這類企業受行業周期性波動等多種因素影響,遇到了暫時困難,但是企業的發展前景良好。通過債轉股減輕企業債務負擔,通過引進戰略投資者改善企業治理結構,通過科技創新推動產品升級換代,可以使企業很快扭虧為盈。三是鼓勵對企業資源具有優化利用價值的困境企業進行債轉股。這類企業實際上已經處于債務危機之中,需要通過破產重整引入戰略投資者,盤活有效資產,使職工得到妥善安置,使企業的資產得到合理利用,使企業止血、再生。

針對民營企業的比重是否有所增加的問題,連維良給出了肯定的答案:“民營企業參與債轉股有兩個層面:一方面,民營企業本身債轉股。另外一方面,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的債轉股。民營企業本身債轉股,現在已經有24個企業債轉股項目落地。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債轉股也有許多成功的案例,比如沙鋼、德龍鋼鐵,他們分別控股了重整之后的東北特鋼和渤海鋼鐵。下一步,我們將進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營企業債轉股,也進一步加大力度支持民營企業參與國有企業的債轉股。”

不僅如此,在央行降準以后,民營企業的融資難問題得到了一定程度的緩解。黃曉龍說,由于商業銀行有比較多的客戶資源,比較熟悉企業狀況,定向降準后在幫助民營企業緩解融資難問題上,力度進一步加大。2018年4月份,17家商業銀行對24家民營企業開展了市場化債轉股,其中定向降準以后新增投資了22家。

不過,不論央企還是民企,債轉股都不是“一轉了之”。王海琳說,金融機構和實施機構在轉股對象、轉股債權等方面的選擇上也是經過充分論證的,是按照市場化法治化的方式來操作的,轉股的企業要有實實在在的改革脫困措施,要能從體制機制上搞活搞好,因此市場化債轉股也需要企業和金融機構雙方自主協商確定,共同努力配合,最終實現合作共贏。

社會力量參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意義重大

只有社會力量積極參與,債轉股才能真正稱得上是市場化法治化的債轉股。社會力量參與有利于多渠道籌集資金,特別是籌集股權投資,有利于改善企業的治理結構,推進國有企業混合所有制改革。

“本輪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不同于以往的政策性債轉股,轉股對象企業、轉股債權、轉股價格和條件、資金籌集、股權管理和退出等都是由市場主體自主協商確定的,政府不拉名單不搞‘拉郎配’,政府的作用是為市場主體創造適宜的政策環境。”連維良說。

在社會力量參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方面,連維良特別強調了“兩個多元”,就是主體多元和方式多元。主體多元就是民資、外資等各種所有制性質的投資者都可以依法平等參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方式多元就是有多種方式參與市場化法治化債轉股,既包括戰略投資方式,也包括機構投資方式,還有財務投資方式。簡要地說,就是社會力量可以選擇直接投資債轉股企業,也可以選擇投資債轉股的實施機構,還可以選擇購買債轉股的融資產品。選擇直接投資債轉股企業,既可以參股也可以控股。選擇投資實施機構,既可以是內資也可以是外資。選擇購買債轉股的融資產品,可以是債券、基金,也可以是資管產品。

“這一點在央行定向降準后有所體現。”黃曉龍介紹,“社會資金參與市場化債轉股的積極性有所提升。銀行系債轉股實施機構,通過設立私募基金子公司、與產業基金和地方政府合作等方式,積極拓展募資渠道。5家商業銀行的金融資產投資公司募集的社會資金達到2500多億元。”

不僅如此,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要保障社會資本合法權益。也就是說,無論什么社會資本參與,無論選擇什么樣的投資方式,政府都將依法依規保障社會資本的權益。對此,連維良解釋說,要做到“三個平等”:一是平等參與。除了法律法規有特殊規定的以外,債轉股企業和項目對各種社會資本平等開放,各類社會資本可以平等參與競爭。二是平等行使股東權利。社會資本無論是控股或者是參股債轉股企業,都可以依法依股行權,平等分享企業發展紅利。三是平等保護產權。社會資本與國有資本權利平等、機會平等、規則平等,同樣受到法律保護,同樣不可侵犯。

多方攜手解決債轉股定價難

在債轉股的實施過程中有一個突出的難題,就是定價難問題。針對這個問題,連維良解釋說,市場化定價就需要在完善市場機制的過程中去解決。

一是建機制。就是建立市場能夠有效發揮作用的機制。上市企業轉股價格可以參考股票二級市場的價格,非上市企業轉股價格可以參考競爭性報價或其他公允價格。

二是拓平臺。市場形成價格需要有市場機制發揮作用的載體,拓平臺就是要通過相應的資產交易平臺來解決信息不對稱的問題。

三是簡程序。減少不必要的審批程序,在防范國有資產流失的前提下,嚴格落實國有資產交易的分級審批制度,落實企業決策的自主權,能由企業自主決定的就由企業自主決定,確需審批的,要簡化程序,縮短時間。

四是明責任。重點是落實盡職免責的要求。交易價格的確定,只要依法合規,按程序,盡到法定責任,對決策前已經客觀形成的損失或者是因市場因素可能形成的損失,要落實相應的免責條款。

責任編輯:呂婭丹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11选5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