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智庫 要聞 正文

應對人才稀缺短板:人才培養要敢于“炒冷飯”

2019-11-18 13:42 中國青年報
AI 人才培育

摘要:把眼下最炙手可熱的AI,諧音成兩個字——“愛”和“唉”,這是水下機器人研發生產企業、天津深之藍海洋設備科技有限公司戰略總監韓猛,對技術給這個時代帶來的機遇和挑戰的解讀。

時至今日,作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驅動力量的人工智能,依舊沒有擺脫人才稀缺的發展短板。人工智能公司ElementAI發布的《2019年度全球AI人才報告》指出,全球人工智能人才的數量不斷攀升,但頂級人才仍然供不應求。

日前在天津大學舉行的“2019全國博士后人工智能發展與應用”論壇上,來自中科院、清華大學以及中科曙光等人工智能領域的知名專家、學者和企業家們,為人工智能快速發展到底該培養什么樣的人才問題,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把眼下最炙手可熱的AI,諧音成兩個字——“愛”和“唉”,這是水下機器人研發生產企業、天津深之藍海洋設備科技有限公司戰略總監韓猛,對技術給這個時代帶來的機遇和挑戰的解讀。

據報道,截至2019年6月,中國人工智能企業超過1200家,位居全球第二。根據獵聘發布的《獵聘2019年中國AI&大數據人才就業趨勢報告》,中國人工智能人才缺口超過500萬。

“現在AI在工業界太火爆了,導致人工智能的研究大部分是應用驅動,很多學生因此不愿意去做原創性的、本質性的工作。”西交利物浦大學教授黃開竹注意到,“很多學生做研究都以畢業后能找到好工作、拿到更多錢為導向。”

正處在風口上的人工智能,引得眾多企業蜂擁而至,這種浪潮也直接沖進了校園,影響了不少高校學生研究方向的選擇,很多人一窩蜂地涌向容易產出論文、收效快的領域,很難再沉下心來做真正的學問。

清華大學2018年6月發布的《中國人工智能發展報告》顯示,中國的論文總量和高被引論文數量都排名世界第一。但是,數量上的優勢并不意味著質量上的價值。中國的頂級人工智能人才在全球排在第六名,前面分別是美國、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

“現在很多研究只是在前人成果基礎上的重復訓練,沒有多少意義。”清華大學自動化系長聘副教授劉燁斌認為,必須要去關注一些“更本質、更重要的問題”。

他回想起自己當年碩博連讀的經歷,連續6年沒有發表文章,也沒有選擇當時看起來比較“容易畢業”的研究方向,而是一門心思跟著導師鉆研前人沒有做過的新項目。那段吃苦的經歷成就了后來的他,“現在的研究就是基于當時的成果,我因此申請了很多國家項目,發現了很多值得深入研究的點。”

黃開竹認為,高校的人才培養應該和工業界有所區別。對于從事高水平研究的學生來說,應該敢于研究工業界目前還沒有特別需求的東西,“否則要高校做什么?”

如何讓具體技術問題落地,實現“人工智能應用最后一公里”,是眼下眾多人工智能企業的首要目標。在中科曙光大數據首席科學家宋懷明博士看來,工業界面臨的場景很多,對于企業來說,需要的人才一方面要有扎實的基本功,應對整個知識體系比較了解,但同時又必須具有轉化和創收的能力,要能應對各方面不同的需求。

中國工程院院士、天津大學醫學部主任顧曉松則認為,高校與企業應該更好的聯手攻克一些難題。他建議,國家要繼續完善相關政策,推動學科發展和專業人才隊伍建設,打通專業人才壁壘。高校應該更多的結合國家、科研院所以及學校的政策,與大型企業對接,校企強強合作。

與會專家和企業家的一個共識是,沉下心鉆研問題的能力,是如今高校和企業對于人才培養的共同需求。目前一些高校已經不再把論文發表作為博士畢業的硬標準。劉燁斌認為,如今高校不“唯論文”的人才評價方式的轉變,更有利于推動學生去從事回歸本質、更加重要、甚至有點冷門的研究本身,“研究是一個一步步積累的過程,獨立科研的能力尤為重要。”

天津大學智能與計算學部副主任、計算機學院院長馮偉則注意到,產業界以前不太看重高水平論文,“現在他們也非常關注,尤其在應用端。”

“對企業來說,只要把這項技術吃透了,有沒有博士學位都不那么重要。” 在宋懷明看來,中科曙光也招過很多從事五六年研究、仍舊沒有獲得學位的“博士”,但這并不妨礙他們在自己的工作中變得出色:“因為他們的確對系統的某一個技術有自己的積累。”

黃開竹認為,歸根到底還是要堅持“不隨大流的定力”,他建議學生要多做些學術積累,“盡量做一些原創性的東西,才能在產業界作出更大的貢獻。”

“一流的成果,不是跟隨出來的。做研究,就要敢于炒冷飯。”馮偉說,“這是對于人才培養提出的新挑戰。”

中國青年報·中國青年網記者 胡春艷 實習生 張晉川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劉維

(原標題:應對人才稀缺短板:人才培養要敢于“炒冷飯”)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11选5玩法